A-A+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出自宋代人文天祥的《过零丁洋》

  过零丁洋

  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赏析:

  "辛苦遭遇起一经,干戈冷清附近星."作者在面对生死关头,回想终身,感慨万千。他抓住了两件大事,一是以明经入仕,二是「勤王」。以此两头起笔,极好地写出了其时的历史背景和自个心境。"干戈冷清",是就国家整个形势而言。据《宋史》记载,朝廷徵全国兵,但像文天祥那样高举义旗为国捐躯者屈指可数。作者用"干戈冷清"四字,暗含着对苟全性命者的愤慨,对投降派的斥责!

  如果说首联是从纵的方面追述,那么,颌联则是从横的方面烘托。"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作者用苍凉的天然现象喻国务的陵夷,极殷切地体现了他的哀恸。把自个的命运和国家的出路紧紧的联络在一起亡国孤臣有如无根的浮萍流浪在水上,无所依靠,这际遇本来就够惨了。而作者再在"萍"上着"雨打"二字,就更显凄苦。这"身世浮沉",归纳了作者艰苦卓绝的奋斗和崎岖不平的终身。本联对仗整齐,比方恰当,形像明显,豪情挚烈,读之使人怆然!

  五六句紧承前意,进一步烘托生发。景炎二年(1277),文天祥的戎行被元兵打败后,曾从惊慌滩一带撤退到福建。其时前临大海,后有追兵,怎么闯过那九死终身的险境,转败为胜是他最担忧、最惊慌不安的工作。当今戎行失败,身为俘虏,被押送过零丁洋,能不感到孤苦伶仃?这一联格外有情味,"惊慌滩"与"零丁洋"两个带有豪情颜色的地名天然相对,而又被作者运用来体现他昨天的"惊慌"与眼前的"零丁",真可谓诗史上的绝唱!

  以上六句,作者把家国之恨、艰危困厄烘托到极至,哀怨之情会聚为高潮,而尾联却一笔宕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以澎湃的气势、嘹亮的情调收束全篇,体现出他的民族气节和舍身取义的生死观。结束的高深,致使全篇由悲而壮,由郁而扬,构成一曲千古不朽的壮歌。本句中作者直抒胸臆,体现了诗人为国家安甘愿大方赴死的民族气节。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全诗出处作者及翻译赏析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全诗出处作者及翻译赏析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出自诗经《大雅·抑》     “辟尔为德,俾臧俾嘉。淑慎尔止,不愆于仪。不僭不贼,鲜不为则。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彼童而角,实虹小子。”     《周南·卷耳》又言:“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是好也。”《诗经...

夹岸桃花蘸水开。

夹岸桃花蘸水开。
出自宋代诗人徐俯的《春游湖》 双飞燕子几时回?夹岸桃花蘸水开。春雨断桥人不渡,小舟撑出绿阴来。 赏析  燕子来了,象征着春天的来临。人遇上了燕子,马上产生了春天到来的喜悦,不禁突然一问:“双飞的燕子啊,你们是几时回来的?”这一问问得很好,从疑问的语气中表达了当时惊讶和喜悦的心情。再放开眼界一看,果然春天来了,湖边的桃花盛开,鲜红似锦。蘸是沾着水面。但桃花不同于柳树,它的枝叶不是丝...

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出自唐代白居易的《浪淘沙·借问江潮与海水》 借问江潮与海水,何似君情与妾心?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参考赏析 赏析 “人生莫作妇人身,百年苦乐由他人。”这是白居易为妇女呐喊不平的名句,表现了诗...
Copyright ©   诗词名句网 保留所有权利.  站务合作: kf@facekun.com

用户登录

分享到: